www.aaoooo.com_申博云顶国际$官方网站

来源:戛纳电影节第二批片单揭晓昆汀新作入围主竞赛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4 18:56:24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一名老兵的南沙往事:晒掉三层皮后就不会晒黑了#标题分割#  在祖国最南端的“蓝色国土”上  一群最可爱的人  用青春与汗水筑起“坚强堡垒”  他们也许鲜为人知  却经得住风雨守得住寂寞  谱写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就是这样的人  林亚和,66岁,海南万宁人,曾任海军某工程建筑处处长,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在28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和组织完成海军下达的军港码头、机场、船坞等二十多个重大工程项目,而让他此生最为难忘的是在南沙的不凡经历。    66岁的海军老战士林亚和讲述南沙峥嵘往事。骆云飞摄  顶烈日战风浪汗洒南沙苦为乐  1988年至1990年,林亚和作为项目总指挥,与战士们工作在祖国最南疆,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  南海素有“太阳海”之称,是典型的“三高一多”地区,高温、高湿、高盐分,多台风,所有物资全靠大陆补给。在这样的“海上戈壁”生存,战士们需要承受各种严酷的考验。    年轻时的林亚和。骆云飞翻拍  首先是“用水关”。林亚和介绍,最紧缺的是淡水,每人每周发一桶水,25公升,吃喝洗澡都用它。平时,战士们下海后用蘸着淡水的毛巾擦擦就算洗过澡,身上黏黏的很难受。“最盼望下雨,即使半夜下雨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冲进雨中洗个痛快,这被战士们戏称为‘天浴’。”  其次是“暴晒关”。“战士们每天需要泡在水里工作长达十个小时,两条腿就像腌萝卜干一样皱巴巴的。70%的人身上皮肤溃烂,日晒、流汗,身上撕了三层皮,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肤色。”林亚和笑道,“脱了三层皮再晒也晒不黑了,我这身古铜色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再来是“寂寞关”。岛上不能通信,收不到广播电视报纸,解闷主要靠讲笑话、聊天,“大家无聊到将罐头说明书装订成册互相传阅”。战士们最盼望每半个月寄来家书的补给船,大家相互传阅,分享彼此的欢乐和悲伤。  战士们住的是什么?木头、竹子搭起的宿舍,420平方米,180多人住,还要储备各种设备、物资。  战士们平时吃什么?米饭、罐头、海鱼,偶尔从大陆补给的冬瓜、南瓜等耐放蔬菜是难得的“珍品”。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林亚和只能吃稀饭喝鱼汤,经历180天后,体重下降了13斤。    徒手抓鱼改善伙食,是战士们在南沙的一大乐事。骆云飞翻拍   林亚和在6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下降了13斤。骆云飞翻拍  变化无常的热带风暴更是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林亚和回忆,1990年6月,刮了12天大风暴,一层层巨浪不断压来,宿舍随时有被吹倒的危险。180多人面临缺水断粮的危险。暴风雨刮到第八天时,为了节省大米和淡水,战士们用雨水煮稀饭拌咸菜充饥。最后两天,黄光富副指挥带领几名战士自发组成“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靠近补给船抢运粮食,才解了燃眉之急。  “在没有水做饭的情况下,大家把平时积蓄的雨水捐出来给伙房做饭。艰苦奋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是南沙人的精神。”  忠孝难全无愧祖国却愧对她  “许多同志全身心投入工作,放弃了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林亚和说,由于任务的特殊和紧张,战友李建生的家属诊断出肿瘤却未能回去签署手术同意书,志愿兵李军堂的弟弟因车祸死亡,母亲受打击病倒,他也不能回家尽孝。接到家书的当晚,林亚和陪伴心情沉重的李军堂坐了一晚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林亚和身上。林亚和的母亲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抢救,妻子也在医院待产。  回忆当初,林亚和几度哽咽:“战士们凯旋归来的当天,部队组织官兵和家属到码头迎接,我家只有9岁的儿子到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爸,家里没人,就我来接您’。”  “仪式一完,我就抱着孩子直奔医院。我和我妈抱头痛哭,妻子也默默流泪。我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既不尽孝也不尽责。唯独让我欣慰的是,我能尽忠,为祖国为人民做了一个军人应该做的牺牲。”   林亚和动情回忆往事。骆云飞摄  当天,林亚和的女儿出生,他给女儿取名为“林莎莎”(谐音“沙”),以纪念在南沙这段不平凡的岁月。  南沙精神照耀一程青春一生无悔  林亚和说:“爱国主义精神是‘南沙精神’的精髓,我们是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为了民族的尊严,为了人民的利益,才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林亚和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于1993年被授予海军上校军衔。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批又一批的南沙人在“南沙精神”的激励下,忠诚履行神圣使命,守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南沙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型现代化灯塔依水而立,4G信号覆盖南沙各岛礁,官兵拥有属于自己的运动场、篮球场和足球场,宿舍里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现代化果蔬种植基地内生机盎然。  转业后的林亚和已多年没去过南沙,但在南沙经历的两年,已经像烙印一样留在他的生命中。  林亚和至今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生活用品摆放整洁有序,毛毯被叠成“豆腐块”,每天早上6点起床“出操”……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让今年66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轻了十岁。  林亚和与许多老战友保持着联系,军营锤炼出来的战友情谊纯粹无私,大家天南海北相聚,“激动地抱头痛哭”。    2018年10月20日,林亚和在湖北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相聚,大多数战友已经三四十年没见过面。  他和海口的十多位老战友约定每个月不定期早茶两次,一年中的三个重要节日,即三八妇女节、八一建军节和春节都要相聚,林亚和千叮万嘱要带上家属,因为深切明白军嫂的不容易。  “一程青春,一生无悔;一段历程,一世难忘。我为之自豪,为之骄傲。”回忆南沙往事,林亚和如是说。  作者:黄艺  图:骆云飞

编辑:www.aaoooo.com_申博云顶国际$官方网站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suichuan3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美国核弹头库存比现役还多?原来是为了“保险” 小霸王“复兴”按下暂停键 BeyondMeat收涨163%创金融危机以来最佳I… 月經滴滴答答、要來不來?小心是卵巢早衰前兆,3類型這樣… 曼城豪夺英超冠军的秘密!这6大数据全部霸气第一 皇马温情一幕!身穿特制T恤祝福卡西:与你同在 母婴店辟谣:没参与打斗KO跆拳道的不是我们员工 垒球亚洲杯鲁莹3分本垒打3局15比0大胜印度 黄金、欧元、英镑、日元和澳元最新日内交易分析 多地启动事业单位公开招聘10省份本月同日笔试 专访竞武道创始人吴立新(2):中国的搏击问题在哪 网曝《功夫2》定妆照周星驰助理辟谣:假的 英国最大奢侈手表零售商寻求在伦敦交易所上市 和美国“唱反调”这件事上加拿大选择站中国 俱乐部排名:BIG4挤进前100鲁能创新高超勒沃库森 刘诗雯:战丁宁当做生涯最后一场要给许昕安全感 福原爱错将花环写成花圈网友逗趣评论:快修改下 北京迎2019市级社会足球活动举行第5届爱踢客杯邀请… Facebook放宽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广告禁令 非一线城市热衷办赛大赛花落谁家背后动因是啥 凯恩:希望我欧冠决赛能上场热刺展现出了激情 广东多名厅官调整一人曾两度援疆工作 除了世园会北京这3景点也超火爆故宫门票被抢光 穆里尼奥服了!遭利物浦打脸秒改口:克洛普真牛 范冰冰风波后首次现身寺庙祈福,素颜出镜打扮太接地气了! 5G手机已经有了,但可能要等到2020年才会大批量出货 dailynewsus-wapmusic",id:"",cType:"col 白百何主演《妈阁是座城》改档:内容需修改 法甲-内马尔破门卡瓦尼失绝杀巴黎1-1近6轮1胜 【乐活蒙城】蒙特利尔超市里这几种防晒霜千万别买!你变老… 穆里尼奥表态:博格巴不是我下课的唯一原因 德银:海尔电器下调至持有评级目标价降至21.5港元 小S晒女儿母亲节礼物合照引网友赞叹母女像姐妹 哪些人适合申请加拿大经验类移民? 美方:马杜罗4月30日曾打算飞往古巴被俄罗斯劝下 美国科罗拉多州1所学校发生枪击至少7人受伤(图) 卡魔拉未来命运有转机?《复联4》导演透露玄机 《大侦探皮卡丘》上映皮卡丘萌力十足圈粉 天合化工行贿假首长被骗1.44亿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沦落人》再争光揽乌甸尼远东电影节两大奖 特斯拉宣布20亿美元融资计划周四股价逆势涨超4% Uber上市首日遭破发大跌7.62%市值697亿美元 穿帮!《权游》龙妈草药茶变咖啡HBO表示\"很抱歉\… 瓜迪奥拉低调现身巴萨眼望梅西他在想啥|图 【乐活蒙城】作死!男子违规翻越护栏,直接掉进1000℃… 袁伟豪赞邓佩仪单纯热情否认她主动示好周柏豪 疯了!都疯了!演播室嘉宾抱成一团冒死在庆祝! 厅官父亲利用职务平事海归儿子开公司收钱 英镑买入机会显现技术面\"力挺\"多头1.33不是梦… 为阻英国用华为5G,蓬佩奥祭出铁娘子 巴菲特故乡奥马哈小镇正耗资2.9亿美元大兴土木 平安好医生多、空大战背后:互联网医疗的盈利隐忧 瘦了4公斤!彭昱畅晒体重称力证减肥成功 美联储官员承诺利率问题上保持耐心无视特朗普施压 南京妈妈租自如房屋4个月后幼子确诊白血病 婦女新知:勞工應比照公職有家庭照顧有薪假 联合国工作组对阿桑奇刑期提异议处罚力度过大 粤丰环保5月7日回购46万股耗资170万港币 中国会引领世界电动汽车市场吗?西媒:当然会 跳水系列赛首日中国三冠男子双人三米板获第六 2019首届BBDA“联盟杯”国际公开赛圆满落幕 《权游》穿帮镜头元凶现身,主创团队下场回应,星巴克成最… 过去5年:清华北大学子都去哪“捧饭碗”了? 美国PPI或将继续走低美联储“降息”压力日增? 批发价大跳水吃货们的“小龙虾自由”稳了?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武汉南湖大量污水直排 央视《今日说法》报道三星爆炸案始末:至今没新进展 直击|爱奇艺发三款VR新品:VR是5G时代最重要的一块… Kerastase卡诗双重菁纯修护精油100ml 可以抄底“国五”车了? 钢管舞名将王洁儿从为国征战到推广艺术(图) 作恶多年这一枚“巨型炸弹”终于引爆美国 嘴巴裡長出白色的條紋,小心會變成口腔癌的這2種原因! 日拳手丢签证自乱阵脚称重后折腾港澳打个来回 从卖血男孩到6000亿商业帝国他却只想扳倒特朗普? 簡單一步驟 盤點你的卵巢庫藏能力 比特币3个月价格翻倍!一夜暴富的机会又来了? 罚款30万市值蒸发近60亿的视觉中国“活过来”了 家长报警称教师给幼儿喂风油精官方:已调查取证 147改革是进步还是倒退?赫恩这次挨骂是挨定了 云米5月23日发布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 新一代毒奶之王!皮尔斯生生把凯尔特人奶死了 MSCI提升A股纳入因子扩容给A股带来什么影响? 杰尼斯开设线上商店粉丝感叹“终于通网” 賴清德挺黨中央「維持民主機制很辛苦但社會會肯定」 美银美林:过去50年汇市环境显示美元这轮涨势或延续 中超-张玉宁助攻双响巴坎布两球国安3-0深圳9连胜 天呐!梅西又开挂了!克洛普无奈一笑:这没法防 石油巨头竞购战加剧西方石油提高最新报价现金比例 美国9岁男孩在家枪杀母亲姐姐辩称:他不坏是不懂事 美国实施新制裁强化对伊朗“极限施压”伊朗回应 中金:关注电信服务板块的防御性价值 巴特勒下赛季或将联手双枪!利拉德已在招募他 美国总统候选人:美国官员应考虑分拆Facebook 美国农村后继无人?贸易战及低价格促使农民离开土地 察便觀「色」!5種糞便顏色看出身體狀況 英超离队11人阵容:15年神人退役皇马尤文抢人 四月卖地数据佳内房股反弹中海外扬近3% 优步股价继续大跌可能给美国IPO市场浇冷水 中石油下跌2%四连跌国际油价上周跌近3% 吉利汽车销量公告:4月总销量同比下降约19% 650万美元买进斯坦福\"普通女孩\"背后的中国土豪… 三部委正式启动二手车出口:京津沪等十地率先实施 平安好医生现反弹近4%早前遭匿名沽空报告唱淡 洛杉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精美住宅装修华丽售价97.5… 辛克莱将以96亿美元从迪士尼手中购21地区性体育网络 老搭档获刑一个月后,这名女厅官受贿近600万获刑10年 健身教父查尔斯女神牟丛见面会粉丝:干货满满 明华科技料首季度盈转亏 《UNINE蹦吧》张艺兴装睡整蛊UNINE 新秀丽现价挫近8%首季纯利大减近半 半场-佩莱轻松奏双响吴兴涵造点鲁能暂2-0华夏 实力宠粉!斯威夫特私信感谢视频单独喊粉丝名字 从每月300万桶到1000万桶沙特阿美拟扩张欧洲业务 趣头条将于5月21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马儿老了怎么办?你能养它一辈子吗? 广州“假海淘”调查追踪:打假首战涉案货值860万 一家子高颜值!陈坤晒照为弟弟和侄儿子庆祝生日 刘畊宏晒带三儿女全家福五岁小泡芙暴风生长 安信国际:首予新城悦买入评级目标价10港元 加拿大23岁花滑女单名将退役曾获冬奥女单第三 美军这么“夸”中国是又缺钱了吗? 裕元集团首季纯利跌约两成现价挫逾9% 贵州茅台遭外资阻击大股东出昏招自酿利益冲突苦酒 那些月入10万的女性有哪些特征? 腳痛到差點截肢一根超音波導管救回壞死的「中風腳」 官媒:中国已拥有多款世界领先武器看谁还敢\"误炸\" 拜登:中国的西部人民还在吃草,不是我们对手 预告-18:00起直播恒大&鲁能亚冠中超求本轮首胜 齐向东:奇安信今起重新申报科创板预计本月底完成 科比式虚晃+舔手庆祝!又骚又不卫生的男人 香港太平清醮举行在即市民试爬“包山”体验活动 A站法定代表人及主要人员发生变更 美国制造业活动降至两年半低点经济在第二季度放缓 特朗普与普京通电话首谈“通俄门”调查 感情空白相信缘分秦岚低胸性感挑战最大尺度 路透社:郭台铭将留任富士康新董事会 比特币朝着6,000美元回升机构参与度不断增强 港媒:中美AI竞争不需要殊死搏斗 美图商用AI皮肤检测仪美图宜肤曝光10项测肤维度 甲骨文中国区首批裁员900余人业内称该结果并不突然 全球首例瑞典无人驾驶电动卡车获准上路运货 伊朗官员:面对非法制裁,将在“灰色市场”出售石油 32国发布5G提案新京报:鼓噪与喧嚣改变不了什么 林俊杰演唱会改编《起风了》透露即将推出新歌 2助攻+1v4戏耍天海富力悍将无敌表现在中超=平趟 App后台调用个人信息无法终止定向推送或将违法违规 低至半价,银联说请你吃洛杉矶中华美食周 牛骏峰《夜空中最闪亮的星》迎收官硬核实力圈粉 罗志祥晒与母亲合照老人头发花白笑容满满状态佳 搭新2.0L引擎马自达换代昂克赛拉8月上市 狙击李嘉诚?GMT沽空长和前夜做空股数离奇暴增 机构:这一因素或触发黄金的下一波涨势 海通荀玉根:急跌后反抽很正常牛市大格局未变 阿扎尔仍担心转会皇马失败怕被切尔西强留一年 埃尔克森:要夺亚冠明天必须赢希望能帮助球队取胜 忽然之间美国盟友都在对华“示好” 旧金山投票禁止使用人脸识别技术 马斯克:自动驾驶是特斯拉的根本驱动力是市值5000亿… 千百度蚀让玩具业务惟复牌仍升近3% 西蒙斯肘裆被追加处罚:补吹一级恶犯罚2万美元 拉姆塞动情告别阿森纳:来时是男孩走时是男人 利物浦vs巴萨首发:梅西领衔3叉戟萨拉赫缺阵 新款保时捷718CaymanGT4谍照曝光 生存之战唱作人全力以赴王源梁博互赠歌曲超有爱 蓬佩奥突访伊拉克要伊拉克保障在伊美国人的安全 面对5G前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回答了三个问题 被国务院点名这219家开发区都“开发”什么了? Uber高管预计:终有一天实现25%EBITDA利润率 Q1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排名:苹果被华为挤到第三位 29+11!不怪JB不够硬这3个深渊巨坑谁也带不动 埃梅里:接下来主攻欧联杯拿到冠军锁定欧冠资格 市场大幅调整后19家公募密集调整停牌股估值 无肉蛋白质需求翻倍美国人造肉公司股价暴涨163% 溫哥華逛吃攻略2019年更新版! 身价超5000亿美元,特斯拉到底值不值? 邱慈意當選中華醫大校友會會長 俄机场称事故客机系降落后起火返航原因公布 招金矿业现扬近4%金价上升避险情绪高涨 科学家发现擅攀鸟龙科恐龙化石,翅膀类似蝙蝠 全球中央银行第一季度购入黄金总量为2013年以来最高 郑秀文母亲节晒与许志安爱犬合照:陪伴就是礼物 48岁鲁豫深夜现身机场,黑超遮面,背双肩包太可爱! 上市首日涨近32%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能否稳住其市值 震撼!NASA公开火星日出日落照大小只有地球上的2/… 《慢游全世界》官宣王源王凯热巴王珞丹加盟 留学生回国求职薪酬收入低于留学花费,会后悔吗? 鲍威尔:没有很大加息或降息可能低通胀是暂时的 重症醫師的告白:不要成為孩子的壓力 日本人祖先何处来?日研究人员首次基因解析有新发现 黄海波复出当导演?资料认证已改,近照视频曝光,老得认不… 美国判定优步司机为合同工而非正式员工 余文乐晒照分享儿子生日趴只遮自家小孩引热议 美民主党人要穆勒就通俄门调查作证川普发推反对 《法证先锋IV》6月重拍疑似汤洛雯将取代黄心颖? 中集集团状告中远集运等公司称被侵害发明专利权 很遗憾,你会和错的人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