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psb.com_www.33sbc.com-【申博suncity】

社友网

2019-07-17 15:15:09

字体:标准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15岁初中生迷上为昆虫拍写真 家中养800只昆虫#标题分割#  相比其它软萌的小动物,女孩子们看到螳螂、飞蛾,或许浑身起鸡皮疙瘩、大叫着跑开。但如果你看到男孩吕泽逸拍的照片,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些小生灵。15岁的“昆虫男孩”吕泽逸,痴迷昆虫,热爱大自然。从10岁到现在,他在家中养了近200个品种、800只昆虫,为它们拍摄了百余张写真。你很难想象,这些高水准的照片竟出自一个15岁孩子之手。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徐昇  15岁男孩拍出高水准照片  3岁时“围观”昆虫,种下兴趣的种子  吕泽逸是南京河西南外的一名初三学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记录有趣的昆虫。在微距镜头下,这些微小的“虫虫特工队”看起来充满神秘和魔幻感:中华屏顶螳,举着坚硬的锯齿状前肢,好似扛着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华丽金螳羽化48小时后,颜值达到巅峰,泛着迷人的金属光泽;一只摩尔螽正在蜕皮,纹路在镜头下清晰可见;天然大眼萌的跳蛛,可爱搞怪,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大眼睛……这些小昆虫的身体细节被放大,乌溜溜的眼睛,表情可爱,动作逗趣,营造了一个无比神奇的昆虫世界。  “我3岁时,全家人搬到河西新家,外婆把后院改造成一片菜园。一有空闲,我就蹲在小园子里观察青虫,一看就是半天,看蚂蚁搬家,蝴蝶飞来飞去。”吕泽逸经常问外婆“这是什么虫呀?”如果观察到一只奇异的小虫,外婆也答不上来,祖孙俩就小心翼翼用容器采集小虫,一起在网上和昆虫图鉴书上寻找答案,原来一只小小虫子的背后是如此庞大而有趣的家族。  到小学四年级时,吕泽逸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擅长昆虫摄影的虫友,看到他拍的犹如童话世界般的微距昆虫摄影作品,深受启发,于是一头扎进了探索小虫之美的昆虫摄影中。  父亲知道吕泽逸痴迷昆虫,在他10岁生日时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漂亮的眼斑螳螂。这个长相奇特的小家伙生活在江西、福建一带。从此,吕泽逸存下每月50元零花钱,用来收集各种心仪的螳螂,像弧纹螳、巨腿螳、纤柔螳、华丽金螳、中华屏顶螳、地衣限定螳、纤细刀螳、云南亚叶螳等等。他在昆虫学科上的知识越积累越多,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小世界里有大精彩  为方便观察昆虫习性,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吕泽逸把自己的房间改造成工作室,并养了不少昆虫。在他的小天地里,各种昆虫饲养盒、照片、标本盒是最吸引眼球的物件。  “最多的时候,房间里放了100多个亚克力饲养盒,挺壮观的,养的大部分是螳螂。因为螳螂的肢体语言很丰富,我最喜欢拍它们。”吕泽逸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便宜的小虫大约50元到80元一只,像他心爱的叶背螳,一龄若虫要卖到1000多元。  为何不直接买成虫?“叶背螳成虫要卖到6000元至1万元。”吕泽逸说,爸妈支持他的兴趣,将每月零花钱涨到100元,但还是远远不够。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在房间里建造生长室,准备好饲养盒、水、食物,帮助这些小生灵成长。  “昆虫的寿命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我从一龄若虫养起,一来买起来不贵,二来可以拍到它们成长的各个阶段,很有意思。”吕泽逸笑着说,他一开始饲养叶背螳也走过弯路。  吕泽逸刚开始摄影用的是苹果4S手机,直到小学六年级时才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台尼康D90。为了留住昆虫的美丽瞬间,他还迷上了昆虫科普书,摸索拍摄技巧,写了厚厚的笔记。  “因为昆虫的生存环境要比一般的动物复杂得多,体型又小巧。要想拍好它们,设备和技术不是首要的,只有熟悉了解昆虫的习性,才能事半功倍。”吕泽逸说,他在各种昆虫吧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爱好者,大家互相交流。为了研究昆虫,自己常要查阅国外的文献资料,还要为小虫们拍写真、记笔记。昆虫死后,他舍不得扔,还学着制作成昆虫标本。时间久了,他成了同学们公认的“昆虫专家”。  “从小学到初中,同学们回家做作业,我回家先伺候小虫子。其实也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就像养花草一样定时管理,三四天喂一次食、喷水就行。而且对昆虫的热爱,还变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吕泽逸说,父母对自己的爱好很支持。爸爸特别热爱大自然和动物,妈妈虽不太了解昆虫,但认为昆虫摄影这一爱好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敏锐的眼光、技巧以及耐心。男孩子有机会去观察和探索大自然,总比在家玩网游强得多。  去年吕泽逸上初二,爸爸担心他耽误学习,只允许他保留最心爱的4只昆虫,其余的都送给了虫友。好在后来吕泽逸被一所知名国际学校提前录取,如今他养的虫虫大家族再度恢复往日的“兴旺”。  未来  希望长大后成为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  吕泽逸平时经常去紫金山、老山、宝华山拍昆虫。昆虫最喜欢出没的地方,就是在小河旁、湖塘边等有水的地方。今年早春,他幸运地在紫金山拍到中华虎凤蝶,又到宝华山拍到了金斑剑凤蝶。“每种昆虫习性不同,出现的概率也不一样。每年三四月间是中华虎凤蝶产卵期,它们喜欢聚集在一处产卵,而且产卵于杜蘅等马兜铃科草本植物上。幼虫孵出后也会聚集在一起,靠吃杜蘅的叶子为生。要拍摄它,首先要找到这种植物。”  野外观虫不容易。寻虫过程除了辛苦、蚊虫叮咬和酷热天气,还有孤独。拍昆虫的最好时机是夏秋之交,特别是雨后天晴时,为昆虫活动的高峰期。有时吕泽逸一个人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从早晨到黄昏,甚至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因为一天中昆虫最活跃的时段就是清晨和夜晚。  有一次,吕泽逸和外公到海南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待了3天,他惊喜地观察到不少奇特的昆虫,有阳彩背金龟、纤柔螳、巨腿螳、猎蝽、双斑素猎蝽、巨燕蛾、乌柏大蚕蛾等。有时为了拍下螳螂羽化、摩尔螽蜕皮的过程,他可以整晩不睡觉,守在心爱的虫虫身边。  “我想去亚马逊雨林拍动物,还希望以后能拍到珍稀罕见的昆虫,把照片充实到我国的昆虫图鉴书中。”吕泽逸自信地说,他的梦想还不止于此,希望长大后能成为地理杂志和纪录片的摄影师,致力于动物保护工作。

责任编辑:www.11psb.com_www.33sbc.com-【申博suncity】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MI能源仍有5066.5万美元现有票据尚未偿付 罗敏周亚辉缘分已尽?趣店回购昆仑万维所持全部股份 马自达中国董事长渡部宣彦:不打价格战稳步恢复销量 “以房养老”骗局重现合同的“雷”别让老人自己扛 YouTube在巴黎圣母院大火直播视频下错放911恐袭… 长安剑:奔驰车主已和解,三部门回应继续专项执法 NBA晒韦德诺天王精美壁纸俩人荣誉对比谁赢了 于大宝:希望下月还是最佳球员5连胜也要保持冷静 东京奥运5月接受抽签购票申请中签张数最多30张 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5条建议 吴敦义:征召韩国瑜参选! 新北二鹿相結盟打造彰化輕軌交通網 西安涉事奔驰4S店停止售新车现仅承诺退续保押金 当代置业发行3亿美元12.85厘优先票据 锡安宣布参选讲话:走向追求下一个梦想的道路 巴萨领袖之魂传承给了他!曼联球迷也为他鼓掌 在自家豪宅拍封面卡戴珊自曝衣品提升多亏侃爷 泡椒自曝绝杀火箭让右肩伤情加重!啥也干不了 上港逆境还靠他!连场读秒救主无所不能的神回来了 南非“金矿帝国”光环消失黄金产量创十年最长跌势 吃8424香蕉会得禽流感?警方:谣言,上海没这种香蕉 714高炮不死:砍头息近四成富友支付等成隐匿收款方 神吐槽:?落后31分!快船:胜利的天平倾斜了 船长|学者型船长大卫·伊梅尔曼也是潜水教练 台军秀“投诚方便面”欲招降解放军台网友看笑了 俄媒:梅德韦杰夫2018年收入15万美元夫人收入为0 Uber提交上市文件前夕竞争对手Lyft股价大跌近1… 11岁女童打赏主播近200万写检讨:不刷礼物就没面子 朱一龙31岁生日收获满满祝福弹唱歌曲感谢粉丝 MVP大热批评了勇士:太松散+懒惰=付出代价 离四连冠只差1胜!宇宙勇今年还会留遗憾吗 新北二鹿相結盟打造彰化輕軌交通網 5G落地倒數計時美領頭跑最快 美国威斯康星州反水:富士康美国工厂要重谈? 宝宝语言发育从听觉开始 狗哥是卧底?传授完秘籍哈登罚3球,29分10助8板 瑞幸咖啡再融1.5亿美元刘二海怎么看烧钱? 她曾是赵本山最得意女弟子,经历婚姻失败,如今参加婚礼献… 郵輪女乘客心臟病發海巡救援送返陸地就醫 欧冠-萨拉赫助攻马内利物浦上半时1-0领先波尔图 波波:帕克首次试训极差劲GM求我再给一次机会 IMF:债务高企制约各国应对快速变化的全球经济 超越安225!世界最大双身飞机首飞能空射太空船 3分钟带你了解澳式橄榄球超级联赛6月再临上海 资管新规这一年:银行理财收益不断下跌至4.22% 太空旅行对人体基因变化是暂时的:返回地面后逆转 章子怡不小心喝下烟灰生气大呼要收拾老公汪峰 【到此一游】紐約春遊好去處,長島黃金海岸的古堡華廈群!… 俄罗斯:抓住北极机遇强化军事存在 会议纪要显示澳大利亚央行曾在4月份会议上考虑降息 捷途JETOURX概念车发布配备L3自动驾驶 波士顿动力SpotMini机器人已生产尚未公布售价 刘强东内部信:再不改2年后要倒闭了调整早有征兆? 中民投百日渡劫:严禁内部宴请暂停总监级以上提拔 港媒曝郑秀文情绪崩溃众好友发声安慰帮渡难关 美司法部发布调查报告特朗普:“通俄调查”是恶作剧 周润发第13次陪跑,无缘金像奖影帝,扒扒陪跑10次以上… 本田因尾灯故障将召回逾36万辆讴歌MDX 英国警方:逮捕阿桑奇是应美国政府引渡要求 巴黎圣母院重建要花多少钱?美国人很积极筹款 5566成员孙协志出道24年坦言离婚“打击最大” 这是狗哥给的遗产!贝弗利教克劳德防哈登(图) 中国投资方对苹果供应商JDI投资48亿元成为最大股东 篮板球49-32!76人这内线优势实在太恐怖了 名医答疑:孩子倒睫怎么办? 企业和富豪慷慨解囊法国想用五年修好巴黎圣母院 金沙中国首季纯利持平现涨1%创10个月高位 2019上海车展探馆:上汽大通D60 梅赛德斯-AMGGT四门版上市97.38万起售 直击|滴滴柳青坦承已离婚两年:真实比完美更重要 视频会议独角兽Zoom上市首日开盘涨超80% 大兴机场:绿色排水系统即将竣工 谁让短信业务悄然焕发\"第二春\"业务量六年来首增长 多位日本官员澄清臆测称消费税上调不会推迟 花旗:东方电气目标价升21%至6港元维持沽售评级 与石天冬相似度68%?杨祐宁:如果可以想演苏明玉 李宁:一季度同店销售录得10%-20%中段增长 视觉中国被多家基金痛下杀手:补刀2跌停估值日降27% “鹰眼”挑战升格服务细致全面武清静待亚俱杯 模特世理奈主演电影《风的电话》与豪华阵容合作 举重世界冠军的奥运梦:就想培养一个奥运冠军 河南烧鸡vs印度咖喱?电影《印度奇游》暑期上映 马卡报:尤文有意购买乌姆蒂蒂买他顶替退役大将 李艾挺孕肚享受阳光妆容精致面色红润四肢仍纤细 葵花药业实控人故意杀人?产品曾多次被抽检不合格 同仁堂回应\"同仁堂健康\"事件:已成立调查组逐一核实 亚马逊将撤出中国电商市场 又遇大麻烦?视觉中国关闭网站或构成“违约” 直击|传亚马逊明日退出中国市场网易成“接盘侠”? 胡杏儿喊话告白刘涛:人美心美我学习的榜样! 政策收紧!司法部长:一些寻求庇护者不得保释 星巴克卖茶与网红茶店卖咖啡新老交替会上演吗? 每年70万人死于超级细菌:药企不愿投入研发该怎么办 江苏高邮清理违规土地庙:26天拆了5911座 足协公布中国女足新1期大名单:王霜领衔27人入选 田国立:拥抱新金融打造新供给 锦胜集团(控股)4月10日回购28万股耗资22万港币 建禹集团料首季度录得亏损 公安厅通缉百名涉黑人员最高悬赏10万包括6女性 特斯拉回应松下中止投资股价跌幅缩窄至2.77% 镰仓高校前禁止拍照?官方:并非禁止而是提醒 教你“跑赢指数”!高盛“剧透”美股三大投资策略 余英离开后姚振华的地产生意怎么样了? 齐鲁天和惠世制药厂事故10死昔日济南首富是大股东 苹果二号人物今天正式离开苹果真和平分手? 迪士尼周五股价大涨11.5%创近10年最大单日涨幅 特朗普曾被“通俄门”调查“吓哭”?现在该笑了 许志安出轨视频系蓄谋偷拍?司机被曝收40万装红外摄像头 意外!高通与苹果和解放弃所有诉讼高通飙涨21% 丰田ProaceCity官图发布4月30日首发 贝格富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 新加坡赛郑思维黄雅琼22分钟速扫取18连胜进4强 “新东方在线”被消费者质疑退费过程收取“成本费” 痛苦干呕仅得7分创新低!郭艾伦别这么死扛了 坐引擎盖维权现象频现奔驰车主家人:怕成错误示范 二手房价格全面上涨热门城市又一轮收紧政策在路上 吉利星越“暗夜骑士”限量版4月15日预售 小牛电动5月13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敏观察:浪漫和政治基调领跑戛纳,对中国更关注 奔驰女车主与4S店和解其他车主金融服务费遭拒退 火锅翻滚出财富这对夫妇的身家2019年增长60亿美元 郑俊英聊天群被害女性受访:朋友打我耳光都没醒 创维数字拟发行10.4亿元可转债 美媒:苹果高通关系紧张两家公司CEO也有私人恩怨 海通策略:A股生态中长线大钱最终胜出 银行内控漏洞令人咋舌:农发行女员工2年非法集资2亿 曝湖人讨论聘请科比当顾问!佩林卡全权负责 抵制低俗标题党,但别把什么都打上“马赛克” 英女孩给中国人取英文名收入百万网友:钱太好赚 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表态征召韩国瑜参选2020 2019上海车展:Jeep多款车型首发亮相 陈坤发文为倪大红庆生晒片场照动作搞怪很有爱 “黑户”寻亲者:漫漫寻亲路像影子一样活着 巴菲特:马斯克作为CEO行为举止还有改进的空间 周末去哪兒|倒計時1天解放!街頭美食節、漫威超級英… 美军F-35首现“肩并肩”军演美菲军事合作升温? 信达生物跌逾5.11%录近十亿元大手成交 金像影后夺奖泪奔感谢张国荣曾因缺钱被司机拒载 英菲尼迪拟在华造电动车能挽救销量下滑的现状吗? 曼城离绝杀只差半米!瓜帅欧冠梦倒在这一瞬|gif 中滔环保公布独立非执行董事之委任及辞任 百宏实业4月15日回购2万股耗资24万港币 降价刷脸机支付宝抢B端市场 台湾花莲6级以上强震:墙面龟裂暂无人员伤亡消息 KKR的McVey预计“极低”利率水平至少延续到202… 哈登不该当MVP吗?莫雷这统计他甩字母两条条街 阻擋移民川普鼓勵官員違法? 台湾花莲6级以上强震:墙面龟裂暂无人员伤亡消息 美华裔天文学家讲述拍摄首张黑洞照片背后的故事 俄媒:俄正在输掉太空竞赛卫星质量不如中国 视觉中国回应“黑洞照片”版权:没有权利维护使用权 着重SUV市场奔驰GLB/GLE亮相品牌之夜 2019全国五一劳动奖和工人先锋号拟表彰人选公示 贝索斯呼吁友商涨薪沃尔玛回应:你怎么不交税 2019上海车展探馆:国产沃尔沃XC40 曼城真核:我曾以为斯特林是个傻X但真相是…… 超越安225!世界最大双身飞机首飞能空射太空船 阿里云十年之变:巨头做数字化服务的思路转变 篮网主场球票首轮最贵!最低184美元创十年纪录 水涨船不高?龙头房企一季度为什么没来“小阳春” 搏击产业中的“硬核女性”:主要花费在私教课程 吴晓波频道2018年花40万元采购增粉服务增粉41.… 逆天改命?只剩一声叹息!郭艾伦巅峰一季留憾 高盛大跌近3%一季度营收逊预期利润同比下跌21% 那些吃不起的日料究竟都吃些什么 零跑汽车被曝用假临牌组织试驾致记者被交警扣12分 川普口号惹祸?高中生戴“让美国再次伟大”帽子被训斥 国家电网的“芯片计划”:国产化路漫漫需要一些勇气 现在与未来的纽带奥迪AI:me概念车正式首发 洛杉磯中國城遠東廣場美食指南,喚醒你的亞洲胃! “天坛奖”入围影片《第十一回》举行发布会 澳大利亚忽然发现没有中国投资好像确实不行 《我是唱作人》淘汰赛来袭王源首次说唱突破自我 太火爆!软银45亿美元债券发行首日已获全额认购 政治局会议再提“房住不炒”透露一个重要信号 央视导演凌晨发文吐槽某新人组合耍大牌,出道1年引网友猜… 谷歌解散另一人工智能内部评估委员会涉及DeepMin… 20+5+7!欧文将胜利送给斯玛特:还要再拿下15胜 门店四散、储值卡难退香草香草怎么了 内蒙古近2万亩旱地绝收投近400万农业险仅赔64万 世界最大飞机首飞成功背后是这位亿万富翁的梦想 中国冰球裁判世锦赛首秀冬奥会有戏? 西班牙人西甲首发:武磊连续3场先发左边卫易主 国家版权局再度回应“视觉中国”风波:持续关注 OPPOReno价格公布,稳了! 何猷君还原与空姐对话否认曾亲口说奚梦瑶怀孕 多倫多北邊兒這家餐館的新加坡和馬來美食太銷魂了… 奔驰车主哭诉维权涉事4S店员工曾诈骗客户1800万 安以轩地震后发文报平安,这2个字不小心暴露了宝宝性别 曼联名宿遭指控!被曝过去四年140次不正当投注 北影节评委曹保平:对参赛影片会一视同仁 厄瓜多尔大使馆避难七年后阿桑奇怎么变成这样了 半场-特谢拉谢鹏飞分别建功苏宁客场暂2-0深足 何炅为吴亦凡新歌打call发文调侃:好有趣一男的 比伯谴责主持人公然嘲笑去世歌手NipseyHussl… 生日宴花30万的董事长秘书按“手册”全方位服务 火星为何如此干燥:以前的水到底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