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69aa.com_www.69997.com-【申慱信誉来源】

社友网

2019-04-23 16:10:13

字体:标准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标题分割#浙江在线-温州频道4月15日讯(记者周琳子蒋超通讯员阮金雁)雁荡山北麓,下山头村被连绵的烟雨笼罩了起来。村口的田园综合体服务站前,雨幕后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来回踱步。走近一看,原来是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他正举着手机和人通话:“田园综合体项目进展的困难列一列,咱可得保质保量。”高秀明说的项目,正是7月1日即将开园的大荆田园综合体。2011年,当地乡贤回乡投资,开始了“村企共建”。农户将土地流转至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村里以800亩土地入股,不用负担经营风险,农民每年既有土地租金,也能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项目盈利还可得分红。石斛文创园、农耕乐园、亲子游乐园……陆续上马的项目让原本破破烂烂的小村庄变身“网红”新农村。近日,我们走进下山头村,感受这个小山村在高速发展轨道上,不断焕发的生机与活力。村民变股东中午时分,雾气散去,我们老远就看见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制庭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下山头农庄”。走进一看,宽敞的院子里,早已宾朋满座。“生意看来还不错嘛!”看到农庄老板高秀平乐呵呵地忙前忙后,我们打趣道。“可不是嘛……我在外做生意20多年了,这不看着村子大发展,人气旺起来,去年底就和两个同乡一起回来开了这个农家乐。”高秀平说。正值午高峰,高秀平撸起袖子也来搭把手,一边捞着鱼池里最后两尾鱼,一边和我们唠嗑:“别看我们村子现在环境好,过去我们这里到处是铸造厂,路上满是翻砂流出的渣,走几步裤脚都黑了……”放下手里的活,高秀平满脸自豪看着院门口说,“瞧,现在我这门口就栽满了广玉兰树,对面是个农耕公园,远眺山上满眼都是樱花。”和高秀平一样,早前那些年,村里谁家小伙子不想往外走,现在大伙儿都想回村子来。“最忙的时候,我们一天销售额能有4万元呢!”更令他期待的是,村里搞了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家把土地流转过去拿租金,村里入了股,今年项目开园后马上就有股金分。“以前村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种不了地也没有产业,年轻人只能外出谋生,现在土地流转人人可拿租金,村里又有了田园综合体,不止村里人回乡工作,连外村人都称赞我们这儿的就业岗位呢!大家日子过得就和酒一样香甜哟!”说到这里,村民金可英给自己斟了杯酒。能人回故里走在下山头村,“田园综合体”已经成了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午后,我们抱着好奇心来到“田园综合体”。在这里,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聚优品石斛文化园。种植基地负责人周坚宏正忙着查看石斛生长情况。临近采摘时节,茎条的生长状况将直接影响产品的售价和村民的钱袋子。一棵石斛能让村民这么有底气?我们走进园内一探究竟。一路两侧树木枝头光秃秃,上面缠绕着一环环绿意盎然的茎条,绿叶被分成一截截用麻绳绑着,细藤则深扎树皮中。见我们一脸茫然,周坚宏上前为我们解惑,“门口这只是一小部分仿野生石斛,那边才是真正的有机石斛森林。”我们走进200亩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在大棚顶端,布局了空中管网,工作人员用电脑、手机控制浇水,排风、水帘墙等智能化设备用于保障棚内温度湿度。眼前这片“仙草”,是村里乡贤方玉友在6年前回来投资的。当时,正在广州创业打拼风生水起的方玉友兄弟俩正是看中了家乡的生态越来越好,便毅然决定回乡投资,锁定种植和深加工优质铁皮石斛的发展思路。看到家乡迎来发展机遇,一直在外地做销售的周坚宏也当即决定回村学习种植。从对种植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到如今的“百晓”专家,周坚宏说,这几年,像他一样通过技术培训或自学掌握技能在本村实现就业的人已经超过百人,下山头村的发展不易,大家看在眼里,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机会,趁势再加把劲。600亩水果种植基地里,不少果树的枝头现已挂起了果子。“品种那么多,不愁没生意。只怕到时结了果子,来采摘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周坚宏和村民们一边疏果,一边说得起劲。原本“靠山吃山”的穷乡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单一产业培育,正向着以石斛为主的多产业经济富村发展。从2016年起,村庄还做了总体规划、村域基础规划、旅游规划、乡村景观规划和产业规划等五大规划。走在乡村里,过去的丛生茅草如今变身为漫山绿林。头脑“刮风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高秀明却没闲着。吃完晚饭,他回到办公室,拨通了村委会主任高宇的电话,综合体项目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村貌提升工程也在加速进行,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让高秀明有些不安心,他决定找村干部们好好商议一下。“我们得再把抓任务的时间和任务捋一捋。一起分头找人吧!”在下山头村,这样的头脑风暴已是家常便饭。15分钟后,两盏日光灯把村两委会议室照得敞亮,15个人围着会议桌挤满一屋。“最近是植树季节,我们因为连日下雨落下的绿化进度得抓紧,有技术困难的赶紧找专家。”高宇翻开笔记本,要落实的事列了密密麻麻一整页。下山头村三面环山,村里的“百花街”仅去年就接待游客30万人次。“照这个趋势,我们的停车场还远远不够。记得今年正月初一,村子堵得一塌糊涂。”驻村干部周金福说,新停车场一定得尽早平整出来。“我们是‘雁山溪谷·秀丽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带起点村,要提升村容村貌,展示浙江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该有的面貌。”高秀明从手机里翻出刚从临安考察学习时拍摄的照片给大伙儿看。“他们的村民环保意识可强了,连老人都知道,会腐烂的、不会腐烂的、可以回收的、有毒的垃圾,要分开放。”从临安回来后,高秀明马不停蹄开始打听,找到一种可直接处理的分类垃圾箱,瓜果这类垃圾放入箱子后能自动处理成为肥料。“这垃圾桶的价格不高,我们可以一试,但垃圾桶的布点和后期管理推广,得大家再商量商量。”“可以实行奖励提醒积分制度,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可以发挥党员作用,挨家挨户做好宣传和指导。”……村两委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得火热。这些年,为了解决村子发展问题,这样的夜谈会陆陆续续开了数十回,像以流转解决土地抛荒问题,与企业联动化解村部分闲余劳动力,举办铁皮石斛观赏节引游客等金点子都是大家坐下来,刮一刮头脑风暴碰撞出的。“怎么把村子建设好,让外面的游客来村里呆得下来,希望大家回去都能再想想。今年,今后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办法让农户们分得满满股金,过得幸幸福福!”高秀明说。时针转过21时,农村的夜已深,一切恢复寂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村干部们心里不停翻滚着的干事热忱。这样的下山头村,何愁幸福不来敲门!

  绿“仙草”种满幸福村 乐清下山头村村企共建开启新天地

责任编辑:www.36669aa.com_www.69997.com-【申慱信誉来源】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水滴筹母公司水滴公司宣布近5亿元B轮融资腾讯领投 联合能源集团18年股东应占溢利增24.4%至16.38… 72岁郑少秋近照曝光,风度翩翩容颜不老 22岁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遭绑架女友目睹全部过程 天赋肉眼可见!他才21岁,儿子就上演2记暴扣! 裁判专家:于汉超进球应有效拉斐尔葛振行为恶劣 2020年欧洲发布福特福克斯/嘉年华混动 詹皇回顾湖人本季引援试验!一细节揭露其不满 埃航空难初步调查:飞行员曾启动自动预防失速系统 中裕燃气去年度盈利6.2亿元末期息每股7仙 森林火灾接连发生时隔三年这个红色预警再拉响 与张伦硕造人成功?48岁钟丽缇肚子凸起孕味浓 加拿大放狠话:美国不取消钢铁关税别想签新自贸协议 安倍:新年号“令和”包含追求和平的愿望 全新梅赛德斯-奔驰GLE开启预售预售价74-85万元 郑俊英聊天群新名单被曝SJ强仁郑珍云李哲宇均在列 武磊对阵巴萨数据统计:出场26分钟7脚传球0射门 李妮娜前辈选手去世曾是空中技巧首位冬奥冠军 华为苹果两大巨头正面刚?网友直呼国产手机太长脸 郑嘉颖自曝儿子脾气像自己:你叫他往东他就去西 中超-伊哈洛建功莫雷诺献绝杀申花2-1建业迎首胜 巴萨又曝重磅引援目标!今夏高价谋夺曼联王储 这种\"洋垃圾\"进口剧降99%将力争\"零进口\"… 里昂:国寿目标价升至21.5元维持跑输大市评级 又一个国家崩盘了土耳其股市汇市暴跌对A股影响如何 傅莹反驳美前财长:中国国际角色无须看美国脸色 这位大佬发了狠话:脱欧将英国脱成了一个发展中国家 美放言5年内“重返月球”美媒:向中国发出挑战 追一科技宣布C轮融资4100万美元招商局旗下基金领投 格林火爆缠斗格里芬!倒地压人推搡不给T? 英制造业指数升至13个月高位工厂增加库存准备脱欧 防死哈登4记3分一波带走火箭!4000万哪有他香 本季最佳队友入围名单:一哥海王领衔12人名单 美国这次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被完全孤立连盟友都反对 比尔34分奇才翻盘未果米切尔35分爵士四连胜 白敬亭要鞋不要女友?井柏然斩钉截铁被本尊打脸 大规模减税“主菜”下周上桌制造业受益将最明显 国产航母甲板铺新涂层港媒:海军节前料不会入役 全通教育收问询函:吴晓波频道是否符合新闻管理规定 “女汉子”Ella被曝算错老公年龄送捧花为其庆生 招银国际:港股短线料整固拥抱高息股 论坛发帖、互动平台追问竟这样造出10倍超级概念股 新剧演技炸裂?郑爽:导演夸演得我都有点心虚 同为反卫星试验西方为何猛烈抨击中国却未谴责印度 福州沿海大量豪华活人墓被曝光部分占地超100㎡ 联储官员回应降息疑云:保持耐心近期不可能经济衰退 六大银行赚钱能力PK:工行最强邮储银行增长最快 金州拉文抓帽9000万先生!扣篮王+盖帽王都要 福特探险者插混版谍照曝光2020年上市 齐祖派儿子上场!克圣弗爵也干过这对父子最牛 美媒:旧金山湾区科技公司将裁员超过1000人 福州沿海大量豪华活人墓被曝光部分占地超100㎡ 丢人!北京狂扔32三分进4个方硕8中1不是最惨 AC米兰门神开场33秒送大礼!传球踢呲变助攻|gif 工行全年多赚4%上季盈利连跌两个季度 海底捞涨逾3%破顶暂六连扬累升23.7% 国泰航空拟49.3亿港元收购香港快运布局低成本市场 自编自唱8首歌:泰国总理巴育为赢得大选也是拼了 英国重要投票前英镑如何走?分析师:技术面强烈看涨 美三大股指剧烈震荡触底反弹道指盘中跌逾230点 新加坡航空停飞两架飞机因发现罗罗发动机问题 太阳耀斑磁场比先前认知强十倍强度与冰箱磁铁相似 淘宝与拼多多拼刺刀,下沉市场的好戏才真正开始 中金:收益率曲线倒挂并非判断市场拐点的充分条件 安徽一医院原院长被查曾向市委书记行贿谋求升迁 美国停止向土耳其交付F35战机里拉汇率应声再跌 “补贴时代”进入尾声:新能源车市场面临大洗牌 保诚亚洲执行总裁黎康忠:现在是投资中国市场好时机 银行理财收益“跌跌不休”大额存单升温 苏媒:江苏节奏始终慢广东一步次节崩盘是败笔 赵九方已任国家监委驻中国商飞监察专员 台股價量齊揚盤中收復10700鴻海再大漲 神吐槽:世风日下!现在的小学生竟然这么开放 李彦宏:智能网联有3境界最后1公里自动驾驶会提前来 斯塔诺:打国安也相当客场伤员归队后进攻能有改观 涨也疯狂跌也凶凶!钯金历史新高后接连重挫 纽约111分局门前放火烧车警方开枪制服男嫌疑人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进一步完善5G商用准备 程维瘦了滴滴危了 中国分离首个非洲猪瘟病毒毒株:研发疫苗必备材料 美海军拟将航母数量增至12艘计划3年建一艘 韩媒:朝方部分人员25日返回韩朝联办恢复办公 这两国战机在天上“斗法”还带上总理一起“玩” 一场意外的骨折他躺了90天再出现时判若两人 方大同不让薛凯琪上台紧密排练红馆演唱会 税务总局:加大对扶贫捐赠污染防治的税收支持力度 博鳌亚洲论坛:四大旗舰报告发布把脉亚洲经济合作 吕良伟挺甄子丹拒出席晚宴荣誉主席何超琼未回应 证券",id:"46",cType:"col 科比新书登畅销书排行榜第一!魔幻题材谁不爱 此季中超历史最红恶意犯规频发逼着王小平开罚单 美罕见将中国威胁置于俄之前:很多美国人都依赖中国 裁撤部门和员工易到:要成为第一家赚钱的网约车平台 中国“赏花经济”持续火热催旺乡村旅游 法拉第未来拟与九城建合资公司后者出资最高6亿美元 中国IT产业发展指数位居全球第四 随着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加剧投资者纷纷买入债券 都市丽人3月29日回购290万股耗资666万港币 【DC賞櫻聖地】在春天去做一場粉色的夢 英国脱欧今晚再迎重要投票欧元澳元最新交易策略 血腥宣傳手法將被恐怖份子利用 阿森纳天王爆发!打脸克伦克他越出色枪迷心越痛 恒大战一方海报:卡帅能率领恒大众将踢出真我吗 乞讨长大的贪官最后贪掉68套房和30个车位 电商、游戏平台成骗钱工具学生薅羊毛被骗光生活费 官媒:台海冲突可能性增大不排除定点清除台军基地 股东指控特斯拉证券欺诈美法院驳回该诉讼 税改一年后特朗普承诺的4万亿现金回归还差3.3万亿 被控深吻性騷拜登堅決否認 新疆两名副部级“一把手”履新 中国重汽逆市上升4%获中金调高一成半目标价 诺天王赛季新高狂虐勇士!黑八的仇告别战清了 华为终端有限公司工商变更:新增医疗器械销售等业务 香港25宗麻疹个案8人于机场工作卫生署增疫苗供应 最右App全网下架:获小米领投曾多次遭到行政处罚 美容院销售整形假药被查老板偷偷继续\"开张\"终被捕 博骏教育3月26日回购12万股耗资15万港币 四部委出台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新政行业影响几何? 小鹏汽车回应赴美上市:系误解 北京气温今猛降最高仅11℃本周内气温低迷难回升 英超亚洲杯今夏将在南京上海举行曼城携四强出战 卡車卡在平交道旅客受影響申請誤點證明 映客失速:去年营收净利双降市值不及虎牙十分之一 深圳主帅:会教导球员控制情绪下半场打出了精神 17岁少年被柳州警方误抓羁押14天“误会”谁买单? 中超-伊哈洛建功莫雷诺献绝杀申花2-1建业迎首胜 传任天堂将推两款Switch新机或取消手柄震动等功能 隋棠生三宝儿女争宠出门喝咖啡独享休息时光 终于找到一个比小S车速还快的女明星了 直径15.6米核电站上的巨型环是怎么造出来的? 王简嘉禾4金笑傲冠军赛挑战莱德基仍需时日 距离女足99巅峰已过20年孙雯感慨:若夺冠了会怎样 幼儿园老师用手机拍摄男学生下体照片3人被行政拘留 3月卖了1.6万套北京二手房真回暖了? 汇丰研究:华晨中国目标价降至8.6元维持买入评级 5个小技巧让练胸无果的你早日拥有厚实的大胸肌! 新东方在线业绩变脸估值虚高投资者或用脚投票? 国土局女干部因父母外逃被错误羁押17年后获赔 游泳冠军赛36人24项达奥运A标孙杨王简独占4项 美2024年前重返月球:雄心勃勃还是夸夸其谈 西媒感叹武磊影响力西人将加大中国球员引进力度 柔道名将举报村支书贪腐村民:村支书曾被处理 中日战乌兰拜山波通过称重木村翔对手了1.2公斤 胜拜山波日拳手最后已无体能教练差点扔毛巾 游泳冠军赛36人24项达奥运A标孙杨王简独占4项 钯金盘中突然跳水急跌近11美元 中保研第二批车型碰撞结果出炉消费者不寒而栗! 收益率曲线倒挂:这个经济衰退的先行指标可靠吗? 蔚来汽车陷涨价风波周二收跌逾7% 林韦辰第2次回娘家TVB拍剧无憾陪母走完最后一程 国安人士:北京德比侯永永会上有什么理由不让上? 第二届须弥山大会:把脉新能源汽车后补贴时代 李宁获多间大行上调目标价现升近3% 新浪观影团《小飞象》IMAX3D版卢米埃影城抢票 泫雅下一步要带火的估是链条包吧 我负责貌美如花你负责赚钱养家戴姆勒和吉利联姻能盘活… 大帝缺阵西蒙斯准三双76人屠狼坐稳东部第三 美丽足球终点?斯托绝望捂住脸最猛火力也补不了 福特探险者插混版谍照曝光2020年上市 商汤科技杨帆:纯粹的AI公司必须找传统行业结合 传球大师+篮板怪兽!下赛季他将再次联手詹皇 国足VS乌兹别克首发:卡帅变换阵型谭龙何超登场 万科年净利338亿郁亮:活下去是对自己说的 南旋控股共获4亿元定期贷款融资 一战赚了上百亿,投资女王徐新的复利原则 风波后的佳兆业:核心净利同比增3倍净负债率仍高企 何时降准?明明:4月将打开降准空间未来或降息及并轨 韩国KB金融尹钟圭谈下岗:重新培训让员工更熟悉技术 致命啊!上港门将失误险将国奥推入\"地狱\"防线梦游 中韩举行志愿军遗骸装殓仪式我军代表敬礼悼念(图) 配资春又回配出一个大牛市? 遇难林草局长杨达瓦:每次都率先赶往火灾现场 网曝张柏芝妈妈开网约车赚钱一年半完成超两千单 直击|朱民:三个外生变量为AI发展提供波澜壮阔的舞台 乌克兰总统选举今天举行共有39位候选人登记参加 3月黑猫投诉企业红黑榜:网贷投诉激增占据黑榜 V社官方VR“index”亮相Steam:2019年5… 又一家知名托育机构关门!家长退款无门行业隐疾难解 夜游背后的照明市场:2020年行业规模或达1000亿 永丰银行董事长:信用保证基金助推中小企业发展 脸书禁白人国家主义及白人分离主义内容 李诞妻子就民宿商拍致歉网友称:这就完了? 字节跳动李亮诉百度侵权胜诉:百度需刊登道歉声明 朴训熙:技术跟生活已经密不可分整个趋势不可避免 大摩:金山软件目标价升至18元给予与大市同步评级 武磊=西人宏伟计划最关键1环踢巴萨就是第一步 铅笔芯是怎么被塞进木头里的?用了这么多年后明白了 斯玛特被授予2019奥尔巴赫奖他就是绿军队魂 程维回应司机被害案:已派柳青赴常德看望司机家人 妥妥的三巨头被生拆了!活该鹈鹕留不住浓眉啊 最高降2万元!上汽大众全系车型价格调整 美方希望美朝领导人未来数月能再次会晤外交部:赞赏 霸座致航班延误?国航:延误因航空管制和天气 巴黎天文台:现已勘测发现4000颗系外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