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msc66.com_申博玩家打造轻松《百万谜团》开启大陆版“无间道”

社友网

2019-04-25 07:54:31

字体:标准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反串出演舞台剧蒋雯丽后悔了?#标题分割#  十几个演员演一百多个角色  活动一开场,主持人戴军就把剧组全体演员请上场,通过他的现场“采访”,大家了解到,剧中除了蒋雯丽以外的每位演员,包括戴军自己,都要扮演十多个角色,最多的甚至要扮演25个角色。而只扮演一个人物的蒋雯丽其实更累,因为她这次将首次挑战自我,在剧中反串男主角庞兹;而且排练任务非常艰巨,每天都要登高爬低,又喊又跳,她不仅嗓子哑了,膝盖也有积液,不得不每天都戴着护膝排练。  蒋雯丽忍不住吐槽道:“我从来没演过这么累的戏!我进剧组第一天就后悔了!”甚至还带头“质问”大卫导演:“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我跟过的最紧张的一个剧组,每天去排练场,都像是去刑场。请问导演对此作何感受?”导演耸肩笑答:“我确实对你们有点严厉,我个人的导演风格就是如此。但这跟我在法国相比,已经很温柔了。”不过,蒋雯丽也由衷对这个让全剧组成员都“又爱又恨”的法国导演表示感谢:“我非常非常感谢导演,因为他能不断发现我的潜能和可能性。往往他的一句话,就能给我的表演非常大的启发。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我很幸运能跟这样一个能够开发你潜能的导演合作。”  蒋雯丽还问导演:“请问你希望我在剧中是去演一个男人,还是演我自己?”导演对蒋雯丽回答道:“我当初考虑了三秒,就决定了让你来演庞兹这个角色。而且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决定,我很遗憾法国版时我没有想到这个好点子。其实戏剧舞台上,我们都是雌雄同体的,所以你就演你自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到蒋雯丽心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我非常荣幸能和蒋雯丽这么了不起的演员合作。”  男演员林麟也吐槽道:“我们所有的演员都很害怕导演,因为导演的耳朵很灵。这个戏的音乐性很强,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导演说:‘你没有节奏感’。”大卫导演回答道:“对我来说,《庞氏骗局》就是一部会说话的歌剧,大家不管是唱着跳着还是说着,整部戏都是有节奏的,节奏感是这部戏的灵魂。因为十几个演员要在戏里演一百多个角色,如何让这一百多个角色栩栩如生?那就是节奏感,我正是通过节奏,还有通过我这个独裁式的暴君式导演,把你们这些演员紧紧团结在一起。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第一次参加戏剧演出的“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对导演对各种细节的严格要求和把控也是深有感触,她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导演的一句话:“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有难的,也有容易的,但我希望你们选择最难的,因为这样以后你们做什么,都会觉得容易了。”大卫导演也用一连串的“非常”表达了对江映蓉表演的充分肯定:“我在排练的时候是不喜欢赞扬的,因为我看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希望把它推到更好的地方,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就说很好的话,演员会停止于此,重复自己。”导演的一番话,终于让在排练场里备受导演百般挑剔的中国演员们舒心了一些。  中法版本有何不同?  演员苏晔问导演,中文版和法文版《庞氏骗局》有什么不同?导演回答道:“在这个版本里,我唯一保留的只有法文版中用到的道具,这些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变了。但即使是这些桌子和椅子,我也希望能有新的玩法。《庞氏骗局》就是这么个搭建积木的游戏,通过18个或者20个桌椅,我们玩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剧本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你们提供给我你们的表演方式,还有你们的人生,于是带给我新的灵感。我不想看到一个法国版演出的中文版复制,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一个游戏,做一部戏。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扮演角色,我这次扮演的,就是每天不停鞭打每一个人的导演,我最喜欢这个角色。”  著名歌剧演员王维倩是经央视主持人张越介绍加入的《庞氏骗局》剧组,她表示自己来了以后,才发现入了一个“深坑”,她私下向张越“诉苦“道:“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难最苦的一件事了!但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戴军也表示,王维倩已经从一名著名歌剧花腔女歌手变成了“著名花腔饶舌女歌手”了。  王维倩说:“我是成长于上海歌剧院舞台的歌剧女中音,之前曾经跨界唱了很多上海老歌,已经觉得自己跨界走了很远了。结果经张越老师的介绍,我发现我入了一个深坑。在《庞氏骗局》这个剧组里,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曾经也跟很多导演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一个导演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在舞台上还可以有这样的呈现!而且这样的呈现是在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戏剧里。这个戏不仅在音乐剧舞台上,而且在戏剧舞台上,都同时爆发出特别大的能量。所以我很感谢导演对我们的‘虐’,现在让我觉得很舒服。经常被虐,习惯了就好了。”  大卫导演对王维倩的变化表示非常欣赏:“我很喜欢她唱饶舌音乐的状态,因为她有古典音乐的背景,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奇妙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她的表现。我导演过古典歌剧,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们无法定义的表演形式,这才是最美妙的。比如让一位歌剧女演员去唱饶舌音乐,或者把一段台词对白演绎得像一段歌唱一样。我希望能创作出前无古人的大家没有见过的形式。”  谈到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身兼编剧和导演以及音乐创作的大卫表示:“我希望能够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世界金融体制刚刚诞生的时候,来讨论金融、金钱,以及金钱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和我们现在的金融体制是多么的疯狂。当我第一次听说庞兹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立刻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立刻开始了二度创作,在他的真实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戏剧元素,体现了他的矛盾,他的人性。所以这不仅仅是个金钱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人生的故事。”  本报记者王润

责任编辑:www.msc66.com_申博玩家打造轻松《百万谜团》开启大陆版“无间道”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B站商标被A站注册?AcFun:已申请注销需2-3个… 能走量的“CX-4”马自达CX-30官图解析 马云未来一年内出售约2千万股票为达成公益慈善承诺 国产山寨厂商智慧生生不息:拼多多手机品类现状调查 新西兰枪击案已致30死凶手宣称是特朗普支持者(图) 聚划算升级后将加速渗透下沉市场今年有三大目标 央行拟出新规:这样用人民币绝对不行! 电子烟被3·15点名后再上架是风口还是火山口? 2019年3月22日期市交易提示 黄燕铭:现在是调整行情未结束要上车关注周期和科技 方正证券:创业板暴跌可能只是牛市的特征之一 迪士尼复聘詹姆斯古恩回归执导《银河护卫队3》 舒淇那么瘦还那么美,用这组动作训练你也可以 网飞动画剧集《地球上最后的孩子》公布配音卡司 中国千亿市场成OLED争夺重点厂商已扩大到15家 大众计划调整在华合资股比?上汽集团:“没讨论过” 魔笛获评世界最佳运动员力压小德+费德勒当选 在新浪大厦,抓住管清友之后...... 人人车“嗑”瓜子,二手车电商奏响冰与火之歌 名记:帕托曾与队友冲突爱上千金小姐只想回巴西 俄航称若波音不能保证安全将取消订购20架737MAX \"再合资\"口风突变奥迪在华能否回归正轨? 苏杯小组战国羽遇强敌卫冕冠军韩国出线成难题? 大叔每天跳绳12分钟搭配13个动作30天体脂降8% NBA历史第五射手正好似加入BIG3联盟担任队长 北京市2018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14万元 瑞信:维持中国联通中性评级目标价上调至10.3元 中國買家出動抄底大溫豪宅 前美联储三号人物:可能今年晚些时候重启货币紧缩 创业邦发力产业创新与宁波保税区打造Fintech生态… 软银和其他投资者拟向Uber自动驾驶部门投资10亿美元 马达轰鸣工业增速分化:东部放慢中部坚挺 你了解身体的免疫系统吗:疾病、紊乱和系统功能 红米手机微博发Redmi品牌独立宣言:做性价比之王 曼联碰巴萨造地狱赛程!4月大战巴萨+曼城切尔西 电影院线牌照开闸:博纳影业获批牌照将跻身全国20强 研究生大清退这十所高校已出手 不工作每月也给你发钱这种好事在欧洲已经开始了! 美欲斥资百亿对付高超音速武器多家军火商争抢订单 叶永青发公开信:否认“抄袭谋取暴利”委托律师处理 AI加持实体经济?一大批“PPT”公司怕是熬不过这一关 美F35或三年内具备反导能力发射AIM120拦截弹道… 实现“量子霸权”,纠缠态制备是关键 漫威首部亚裔超英片《上气》定导演多次合作惊队 中国财险:拟发行不超80亿元资本补充债券 29+6主动缴枪!詹姆斯找不回蹂躏猛龙的气势了? 新国奥从伤心地踏上新征程希丁克带队或改写历史 温州杀人犯越狱逃往南非成富豪回中国接妻儿出境定居落网 直击|天猫国际5月将上线进口超市跨境物流三日必达 半场0分!吃饭睡觉打火箭不灵?仍防休城一身汗 合众汽车第二款量产车U亮相售价或低于20万 崔钟勋被曝酒驾事发曾弃车逃逸谎称无业并未上报 南京监管部门约谈外婆家负责人一门店已停业整顿 周杰评价《吐槽大会》:就是模仿别人没教化作用 特朗普再次指责社交媒体存在偏见称将调查Faceboo… 亚美能源去年盈利4亿人民币股息7.37分 新剧演技有进步?吴昕:再栽真的没脸演戏了 水谷隼:T联赛应借鉴中国乒超战东京奥运几率5成 53场40+!就是扔!赛季剩余12场火箭已刷新历史 盐城爆炸工厂连续3年因违法被罚环保罚款上百万 车标确定?福特发全新电动SUV预告图 欧盟发布对华“新战略”真是“狼来了”吗? 霸道院长受贿来着不拒:我若不点头谁都别想插手 安徽书协原主席诉书法家曹宝麟诽谤案达成调解 摩根大通:准备好拥抱美股吧 十佳球没跑了!他用保罗独门绝学晃蒙卢比奥 销量|广汽本田2月销量40508辆同比下降4.2% 2019深超联赛今开幕新赛季三大亮点整体实力更强 盈利困局难破“独角兽”曹操出行试水社交化 告知同意制度:大数据时代隐私保护的屏障 向华强曾身陷“黑社会”传闻,操控香港电影半壁江山? 美律师:埃航遇难者或人均获赔300万-400万美元 金管局今年四度出手捍卫联系汇率港汇又触弱方保证 兰州夫妻无偿献血19年相当于25个成年人全身的血量 系统老化还是美国攻击?委内瑞拉大断电风波始末 參議員陸天娜正式宣布角逐2020總統大選 马斯克说特斯拉“很愿意”今年或明年在印度生产 中金:金蝶国际目标价升至9元维持中性评级 美国监管机构为应对英国硬脱欧风险推暂行最终规则 走进田希娜的乒乓人生为了乒乓放弃各种可能 科学家用量子计算机让“时间倒流”?并没有真的做到 美媒:开发太空太阳能中国悄悄走在了美国前面 第三届“风向标-中国创新创业先锋论坛”在京举办 美高梅中国:获准延长博彩批给至2022年下午1时复牌 信达生物-B授出1726万份购股权行使价每股28.3… 北京今明气温创新高逼近25℃周三风雨来袭猛降温 新款GLE轿跑版谍照曝光已在瑞典开始路试 胜利首次公开个人立场与心境:没有性招待事实 日本东证所拟要求主板企业维持至少250亿日元市值 皇马传奇球星当选首位西甲Icon 杨元庆:互联网企业追求赢者通吃会让行业失去活力 专访纳斯达克:科技股将继续引领大盘需注意避险 魔术师不看猛龙去看NCAA!2.5%概率考察这4人? 陈小春夫妇出席颁奖典礼应采儿笑容甜美女神范足 要命还是要快乐?《科学》发现糖浆会促进肿瘤生长 北约在瑞典举行大规模军演出动上万兵力 视频|继\"外婆家\"后西贝莜面村也被查:卫生细节堪… 俄女演员毙7名武装分子?让人不得不细说的大消息 苹果两周内再惹投诉:还是AppStore,还是垄断问… 哈登9记三分狂轰61分火箭力拒翻盘险胜马刺 中国新闻周刊:Facebook为什么要模仿微信? 光大永年去年度盈利3655万人民币同比升51%不派… 突破100000点!这个大国股市新高今天刷屏了 澳媒起底新西兰恐袭嫌疑人:\"信仰\"唯一来源是互联网 新零售这一年风起云涌线下消费新模式含苞待放 理科太太賣醫療器材恐觸法衛福部長支持罰五百萬 龟梨和也被拍深夜约会对象是两名金发白人美女 梅西刮胡子啦!造型清清爽爽瞬间年轻了5岁 纪平梨花终结全胜战绩:无论如何都要相信自己 图辛巴耶娃:四周跳成功自己都不相信我能行! 舒淇谈生子一切随缘:有是你的运没有是你的命 44个进球39个助攻!这才是宇宙队的秘密 特朗普再次指责社交媒体存在偏见称将调查Faceboo… 三生制药去年度纯利12.77亿人民币同比升37%不派…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职 驻土耳其使馆:土耳其地震暂无中国公民伤亡报告 科特迪瓦主帅:和中国一组很兴奋至少赢两场 富力地产:2018年全年营收768.6亿元同比增长30… 阿里数字经济体发布四个创新扶持200万小程序开发者 雷军:预计3月底小米9供应量肯定会超过100万台 科技降级+模式升级:中国风投跨境投资转向 四男子买定位仪跟踪偷拍官员被公诉 美的回应央视点名“特约服务网点乱象”:将严厉处理 美国监管机构为应对英国硬脱欧风险推暂行最终规则 崔钟勋现身首尔警厅接受调查对引起争议表示抱歉 刘嘉玲:梁朝伟和我三观不合 腾讯Q4遭遇13年来第二次利润下滑已投超过700家公… 13年没请过假!陈文茜因肺部肿瘤停工开刀 纽约发布移民状况报告中国成第二大移民来源国 泰国主帅:赛前就坚信能取胜我们有更多有效进攻 邱淑贞女儿沈月上传时装周照片“刷屏” 欧足联宣布调查C罗欧冠不雅庆祝或遭停赛处罚 罚完谷歌亚马逊、苹果或成欧盟新目标 外媒:法国机构将协助埃航分析失事客机黑匣子 油價走揚下週汽油估漲0.4元 力帆公布2018年度业绩快报扣非净利同比大亏 美团B类股票今日解禁投行:持续看好中长期发展前景 邱泽亮相新剧发布会自曝拍摄片场帮忙带孩子 据说瑞士宝盛集团启动为CEOHodler物色接班人的… 欠债5亿欧元意大利暂停购买F-35战机惹恼美国 最贵450元一斤这种害虫竟成广东的“土豪”食材 Pinterest提交IPO招股书:采用双股权结构上市 金球中卫却不会教防守6个名额换不出里皮的效果 欧盟将再罚谷歌:称其限制播放第三方广告 泰国主帅:武磊不在对其他前锋不了解盼掌控比赛 分析师:特斯拉现处于需求地狱潜在的跌幅可达逾75% 胜利夜店代表为聊天室事件辩解否认向女顾客下药 特斯拉发布ModelY标准版售价3.9万美元 新款比亚迪秦EV申报图曝光升级DragonFace… 女子患病只喝\"神奇\"果汁离世涉事公司:已成立调查… 新华保险升逾2%传中国将设存款保险机构 李小鹏:体操不惧“中日合练”社会要帮特奥选手 纽约凉了之后亚马逊另一第二总部也面临新资金投票 拼多多“爆炸式”增长背后增长拐点将至? 叶檀财经:科创板将开门接单炒作蔓延至港股 伊布:博格巴是个球痴他能变成世界最强球员 19+11+4助2帽!一条龙暴扣!货真价实的第五巨 经济日报:稳依然是今年楼市主基调 全美成長最快大麻業職缺成長44% 欧冠-梅西2球2助攻库鸟登贝莱进球巴萨5-1晋级 猫眼娱乐跌幅继续扩大,跌超9%,报16.12港元。 安全考量美海軍停止公開晉升軍官名單 南加雨水充沛野花盛開引來大量蝴蝶 罗志祥四月推出新专辑谈及专辑名直言:没想法啊 见证奇迹?分析师称腾讯将遭遇13年来最大利润降幅 国产沃尔沃XC40申报图曝光多种风格可选 雷蛇宣布与腾讯在游戏领域合作涵盖硬件软件和服务 花滑世锦赛中国队力求做好自己羽生结玄复出引关注 “胜利门”风波不断升级韩国娱乐股全线重挫 真有精气神中国大妈又上国际“热搜”了 C罗真领袖!通道视频曝光:逐一鼓舞队友+施压裁判 因不支持现金结账:AmazonGo在旧金山面临被禁风… 国都香港:外围市况造好料带动恒指高开 欧洲经济衰退担忧再起十年期德债收益率跌破零! 有伤?曝梅西身体不适退出训练这病根1月就有了 宝马奔驰等豪车集体降价!消费者的豪车梦更近了吗? Spotify上市后首次与音乐版权商谈合作或影响利润… 德国不甘落后中美默克尔正盘算着一项“大计划” 【外汇市场】读懂期限结构外汇期权面面观 璧合科技:与3.15晚会曝光招财喵产品并无直接关系 王永康任黑龙江副省长曾任西安市委书记 美国2月预算赤字创单月历史新高 印尼狮航黑匣子录音曝光:坠机前绝望翻操作手册 石原里美任东京奥运火炬大使柔道选手亦榜上有名 迪士尼收购福斯有可能最终吃亏的是影迷? 迪士尼主席发备忘录谈收购展望未来体恤员工 科创板首批9家受理企业全解析影子股有哪些? 李克强:中美贸易摩擦不会利用和损害第三方 网文第一平台阅文“内忧外患”:付费下滑免费突袭 特斯拉起诉多名前员工:帮助竞争对手Zoox窃取机密 特朗普最强劲的国际对手出现他也用推特疯狂刷屏 \"心机girl\"绅宝与北汽新能源年内将整合:从渠道… 理科太太開箱子宮頸癌篩檢工具涉違法 于谦分享爱\"烫头\"原因这次牺牲爱好将头发拉直了